2013年7月15日,是我第27次走進西藏。以往,都是懷著喜悅的心情來與爸爸團聚,而這一次,我的手裡卻捧著爸爸的骨灰。我設想過無數種與爸爸相逢時的場景,卻唯獨沒有這一種。
  我今年23歲,和爸爸在一起的日子,總共還不到3年時間。7歲前,我一直跟隨外婆生活在四川老家,對爸爸媽媽的印象,是牆上穿軍裝的照片和電話那頭親切又陌生的聲音。我12歲那年,媽媽帶著我到拉薩去看爸爸,剛進門放下行李,屋裡電話就響了,爸爸抓起電話聽完後,還沒等我們反應過來,就三步並作兩步跨出了家門。第二天,聽媽媽說,那曲發生雪災,爸爸帶領部隊救災去了。
  高中畢業那年,我去拉薩看爸爸,意外地發現他辦公桌上有個白色的按鈕,我好奇地按了一下,一個叔叔緊張地跑了進來。在我的追問下,他告訴我,爸爸長期在高原工作,患上了好多高原疾病,半年來兩次暈倒在辦公室,才在辦公室和家裡都裝上了呼叫器。作為女兒,爸爸健康是我最大的心愿,可是我一直覺得爸爸不拿自己的身體當回事。幾天后的一個深夜,爸爸帶領部屬研究演習方案,回家後又在書房翻看資料。天快亮時,呼叫器突然尖叫起來,我和媽媽急忙衝進書房,只見身著作訓服的爸爸倒在地上。我驚慌地喊著:“爸,你怎麼了?”我們把他扶起來,要把他送到醫院去,他卻說:“我這是坐的時間太久了,老毛病又犯了,你們不要大驚小怪。”
  當早晨的起床號吹響時,爸爸又精神抖擻地出發了,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望著他挺拔的背影,我心疼地掉下了眼淚,上街跑了好幾家商店,為爸爸買了一雙軟底布鞋。當我幫爸爸試穿時,他高興得來回踱著步子說:“有女兒送的這雙鞋,走再遠的路,腳也不會疼了。”
  爸爸雖然與我們聚少離多,但在我的眼裡,他是一個好爸爸。從我上大學起,他更關心我的生活,每當北京天氣有變化,爸爸總會在遙遠的西藏,給我發來一條提醒註意冷暖的短信。前年元旦,爸爸到北京出差來看我。那天,爸爸開會時間緊,只有1個小時陪我,他把一個寓意為“無窮大”數學符號的手鏈,細心地戴在我的手腕上說:“我工作忙沒時間陪你,對你的愛是無窮的,戴上這個手鏈,就像爸爸永遠在你身邊。”2012年3月,媽媽要住院做手術,爸爸匆匆從拉薩趕到成都,連續4天陪伴在媽媽的病床前,給媽媽洗臉擦身、端水喂飯。為了緩解病情給媽媽帶來的壓力,他在病房裡為媽媽畫起了素描,還在畫像上寫下深情的小詩。爸爸每畫一張素描、每寫一首小詩,都給我和媽媽帶來陣陣幸福的歡笑。如今,爸爸從西藏高原永遠回不來了,再也不能給媽媽寫詩畫畫了,那一幕幕溫馨的情景,已成為我和媽媽夢中的回憶。  (原標題:爸爸,您是我永遠的驕傲)
創作者介紹

PARK LANE

cnamgntfq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