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恐怖襲擊刺痛法國社會 專家表示 倡導多元文明才是解決問題根本之道
  國際在線消息(記者 顧文俊):歐洲曾經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區,但是近年來也屢次遭遇恐怖主義襲擊。從馬德里恐怖襲擊案,到倫敦地鐵爆炸案,再到這一次巴黎恐怖襲擊案,恐怖分子實施暴行的方式越來越明目張膽。如何使歐洲更安全?有人說應該收緊移民政策,加大對穆斯林社區的管控,但是這些辦法真的是對症下藥的良方嗎?刺痛法國的巴黎恐怖襲擊案也給世界敲響一記警鐘,威脅全球的恐怖勢力正在發生什麼樣的演變?
  問:很多人都說,法國之所以遭遇這次恐怖襲擊,是因為《查理周刊》醜化穆斯林的先知,也就是說,因為侮辱宗教所以惹禍上身;但是也有分析說,這種想法正好中了恐怖分子的下懷,因為凶手正是打著宗教的旗號,您認為凶手的真實目的是什麼?
  答:我認為這其實反映了一個固有的矛盾,就是在全球範圍內西方社會和伊斯蘭世界的固有矛盾。這個矛盾在9·11的時候暴露得非常突出,美國遭遇恐怖襲擊,歐洲的英國、西班牙都遭遇了恐怖襲擊;但是這一次法國的恐怖襲擊有新的背景,一個是“伊斯蘭國”的興起,法國這些國家加入到了反“伊斯蘭國”的行動中來,另一方面歐洲很多青年人參與到“伊斯蘭國”的聖戰中,還有一部分人回到他們的國家。還有一個背景是歐洲這幾年發生新的經濟困難問題,社會上不斷出現反移民的極端勢力,反移民很大程度上就是指向穆斯林這些邊緣群體。
  問:您提到移民問題,一方面,可能法國的主流群體認為在經濟不景氣之下,移民給他們帶來了競爭的壓力,另一方面,移民本身又因為不能融入主流社會也給社會造成不安定的因素,所以現在有人說,移民是法國遭遇恐怖襲擊的重要原因,右翼政黨也在批評政府採取的移民政策太寬鬆,您認為接下來法國的移民政策會調整嗎?
  答:移民政策現在成了法國的一個重要政治話題。這次事件,我認為可能會讓這些右翼政黨受益。凡是理性的政治家都知道,移民不是歐洲問題的源頭,但是移民成了犧牲品。法國政府可能會收緊移民政策,或者採取更加嚴厲的移民政策。就像你剛纔說的,可能剛好中了右翼勢力的圈套。
  問:之前有法國青年參與斬首西方人行動,我們也做過分析,當時就提到法國政府對恐怖主義的滲透活動早有警覺,前些時候通過了一項反恐法案,加大對法國人出境參加“聖戰”活動的打擊力度,但可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您認為,接下來法國政府應該從何處下手,才能築好保護它國內安全的這道籬笆?
  答:西方社會現在有一種恐懼,在法國發生的事情也有可能在歐洲任何一個國家發生,這個時候它們想到的是,第一,我們的核心價值觀言論自由不能在恐怖面前讓步;但是它們也得想怎麼應對這個局面,首先它們想到的是執法部門、情報部門,我想可能會長久保持一個高壓態勢,至少很長一段時間內會在一些敏感地帶或者穆斯林群居地區執行非常措施,大量的警力會部署在它認為高危的地區,但是這都是治標不治本的辦法。
  問:您剛纔提到言論自由對西方人來說是絕對要捍衛的,這一點似乎無可非議,但是另一方面,有人認為因為法國在國際反恐運動中沖在一線,引起恐怖分子註意,所以有人就對此提出批評,您認為這個應該批評嗎?
  答:這個問題應該這麼看:宗教之間和平相處,這個是對的,對恐怖反對、譴責、打擊,也是對的,恐怖是反人類的,不論是在法國發生的恐怖事件,還是在美國發生的恐怖事件,全世界都同聲譴責,法國參與到打擊“伊斯蘭國”的運動中它這個政策不會改變。另外,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實際上也應該有一個前提,它不是無限制的自由,應該對其它宗教表現出起碼的尊重,我覺得這是法國在冷靜下來之後應當反思的問題。
  問:過去,不論是馬德里恐襲案還是倫敦地鐵爆炸案,恐怖分子大多是偷偷摸摸的,事後也多半會發佈聲明。但在巴黎恐襲案中,凶手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而且案發至今,沒有任何極端組織發表聲明。從中是不是可以看出恐怖主義行動正在轉變的一種趨勢?
  答:我現在看到好多法國和英國的媒體說,他們現在看到的是一種陌生的進攻,他們看到兩個嫌疑犯掃射完之後居然大搖大擺地走到樓下,是走不是跑,監控錄像放出來之後讓法國人感到震驚,讓西方國家很多人感到恐懼,他們覺得,這是在巴黎街頭,這不是在敘利亞。這一次恐怖行動不是前幾年我們看到的獨狼式的,這一次應該是精心策劃的,後面應該有一個嚴密組織,甚至是網絡化的,所以伊斯蘭國興起以後,可能吸引了很多法國青年人,參加過實戰的一些人回到法國,這個和前幾年的獨狼式的襲擊都是不一樣的。
  問:不管是“獨狼”也好,策劃的也好,都說明伊斯蘭極端勢力正在全球範圍變得日益猖獗,說明伊拉克和敘利亞的亂局已經在中東以外的地區產生嚴重後果。所以根源還是在中東,您覺得從根源上我們能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嗎?
  答:這個就是西方和極端伊斯蘭勢力的矛盾問題。這個矛盾很難解決,西方可能會加強反恐,歐洲的情況很複雜,它和美國還不一樣,美國是外部入侵,歐洲是內部問題,恐怖勢力就在家門口,從長遠來看要考驗它們如何處理好和穆斯林極端勢力的對立,法國有五六百萬穆斯林,英國、德國、荷蘭這些國家都有(穆斯林),這個問題沒有一個特別好的辦法,但是多元宗教、多元文明應該是受到保護和倡導的,這個應該是根本上解決問題的辦法。
創作者介紹

PARK LANE

cnamgntfq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